被熊孩子“逼疯”的家长实录:干啥啥不灵睡觉第一名
2020-05-20 时尚生活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全国所有学校延迟开学,为了实现“停课不停学”,从上周开始,网上授课几乎成了全国师生们的日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全国所有学校延迟开学,为了实现“停课不停学”,从上周开始,网上授课几乎成了全国师生们的日常。

老师们变身主播上阵,家长们轮番打卡监督。上至语数外等主课,下至兴趣爱好特长班,开学也许会缺席,但网课不会。

根据教育部2019年7月发布的《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8年,我国共有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76亿人,也就是说,在中国,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是在校生。疫情期间怎么学习不仅是老师学生的问题,也是学生家长要面对的难题。

全国各类网课已经陆续开展了一周多的时间,老师们的云授课渐入正轨,学生们也习惯了早起打卡和对着屏幕上课的日常。唯独,既要家务缠身又要远程办公,还要监督孩子上课的学生家长们有着倒不完的苦水。

网课开始前,首先要确保家里的网络是通畅的,原本要用来远程办公的电脑也只得贡献出来给孩子们上课。为了适应不同老师的需求,各类网课APP下载了一屏幕。好不容易研究明白了网课流程,APP说崩就崩,熊孩子说困就困。

各大家长群里的问候方式也从之前的你最近怎样?变成了你最近疯了吗?

很多家长表示,原以为在家办公能轻松不少,却不知短短一周就瘦了七八斤。每天除了要陪着上课,还要在规定时间内上传完成的作业。体育课要提前跟楼下邻居道歉,手工课要以前备好材料。

老师们建议家长全程陪伴,老板们要求远程办公不得怠慢,家长们真的太难了~

就最近被网课和熊孩子双重折磨的家长生活,我们也采访到了三个鲜活的案例,今天就来听听他们的故事吧。

北京——6岁孩子的家长 小木

“我没想到自己能承担起一所学校的重担”

小木是一位健康行业的从业者,儿子今年6岁,正是幼小衔接的关键时期。

虽然幼儿园没有开展网课,但向来高需求的小木给儿子报了四五个兴趣班,为了不让兴趣班的课程被荒废,从上周起,一天三节网课成了日常。

小木和丈夫都不是北京人,目前安家在朝阳区的五环外。“虽不是海淀妈妈,但该做的一件不能少,赢在起跑线上这句话很土,但很在理。”

2月17日早上7点,孩子刚醒,小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量体温,体温正常是顺利开展一天网课的前提。

因为前一天晚上赶着交方案,小木凌晨两点睡的。“如果一切顺利,我下午还能补个觉,如果不顺利,那也睡不着了。“顶着熬夜留下的黑眼圈,小木开始准备电脑和第一节拼音课需要的教材。

一节网课的时间在半小时左右,为了怕孩子影响视力,小木买了上网课的专用支架。上课前约法三章,不闹不哭不走神,但6岁的儿子精力有限,不哭不闹是做到了,但该走神的一点没少。

”学了一上午的拼音,好不容易分清了i和u,中午考他的时候却给你拼出了一个OMG。所以李佳琦已经进军幼儿界了吗?“小木只能忍住捏紧的拳头又开始了第n次辅导。

因为白天还有工作,下午两点的第三节网课一般是由奶奶代劳。原本连电脑开关键在哪都不清楚的奶奶,这两天也开始熟练的使用各种互联网教学软件。下午两点半,小木的视频会议提前结束。她没来得及喝口水就一头扎进了厨房。

为了让孩子少吃零食,小木还要变着法给儿子做饭。在家的20多天,她学会了电饭煲蛋糕、纸杯发糕和手工曲奇。“我告诉他把今天老师教的功课完成了就能吃一块妈妈亲手做的蛋糕,他却用兴趣缺缺的眼神看着你时,我真的有种要抄家伙开揍的心情。”说完小木就把书桌上的蛋糕撤了。

下午的网课是绘画,吃完晚饭,还得巩固今天的课堂内容。因为一天没看动画片了,加上刚刚又复习了拼音,儿子开始有撒泼打滚的架势。废了七八张纸,才画了一幅满意的,小木此刻的状态已经是披头散发。“我晚饭没吃,但是现在已经饱了。”

学习结束就是陪玩的时间了,宅家的20多天,积木被拼了十几遍,拆了十几遍。孩子一直吵着要去商场买玩具,小木也从一开始的耐心解释变成了,再敢吵吵就一顿揍。儿子说她太凶,但只有小木自己知道,这段时间她已经濒临崩溃。

晚上9点是儿子睡觉的时间,小木深吸一口气,继而扯出一个微笑开始给儿子讲睡前故事。此时此刻,她最想听到的声音就是儿子均匀沉稳的呼吸声。9点半,儿子已经进入了梦乡,这一天的崩溃日常终于是过去了。

小木庆幸今天白天的工作不多,毕竟明天有5个远程会议要开。居家20天,从做饭小白到业余厨师,从温柔平和到疯狂暴躁。计划赶不上变化,小木自嘲“虽然只有一个孩子,但也不妨碍我承担起了一个学校的重担。”

早上8点第一节网课,9点水果时间,10点第二节,午饭前复习网课内容,下午2点第三节网课,3点下午茶时间,晚饭后是功课和陪玩时间,这满满当当的一天里小木要兼顾陪孩子和办公,以及家务承担。

上海——一年级孩子的家长 阳姐

“孩子一到写作业就秒睡,我失业都没这么愁”

阳姐是一名导游,常年的工作就是带团坐邮轮。海上一漂泊就是十天半个月,所以7岁的儿子一直都是丈夫和奶奶教育。

疫情爆发后,旅游业陷入停滞,阳姐失业了。

阳姐的朋友圈 一月初还在发旅游信息

虽然暂时失业让阳姐失去了收入,但阳姐心态好,打算趁着难得的”假期“好好陪陪孩子。

不过这种好心态在网课开始后,变得荡然无存。阳姐的孩子现在是小学一年级,从2月10号开始,每天早上八点半到下午4点都被满满的课程排满了。

2月14日,早上七点,闹钟准时响,因为头一天晚上辅导孩子写作业到11点,心情郁闷的阳姐失眠了。阳姐关了闹钟打算”罢工“一天,但在盖上被子后的5分钟她还是再度拿起手机起床了。

前一天的不愉快并没有影响孩子的心情,儿子此刻还睡的正香。阳姐的丈夫早上给她准备了巧克力作为情人节礼物,但阳姐此刻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还有一个小时第一节网课就要开始了,语文一直是儿子的薄弱项,每次练字都以哭闹收场,上次期末考试儿子的语文成绩也没过90分。

阳姐顾不上吃早饭,狠了狠心把儿子叫醒了。半小时搞定了早饭洗漱,开电脑调试音量等一系列的网课前准备工作一样不落。明明才上了一周的课,但阳姐已经操作熟练,作为上课的主角,儿子倒是显得不紧不慢,这让急性子的阳姐忍不住唠叨了两句。

”要不是这次在家待的时间久,我真不知道孩子问题这么多,做事拖沓,上课不专心,还听不得批评的话,我感觉自己要得心脏病了。”阳姐的这番话最近几乎每天都要说上两遍。网课一开始,老师要就昨天布置的作业先来了一番点评,毫无意外,表扬名单里没有儿子的名字。

下午的网课从两点钟开始,可能是最近用网压力大,一开课就卡顿了,阳姐急的让老公打电话找客服,10分钟后网络稳定了,却也让孩子错过了两个知识点。“太紧张了,稍微不注意就跟不上了。“下午容易犯困,为了让儿子保持清醒,阳姐会不时的敲击课桌作为提醒,一天下来手指关节都敲红了,阳姐说这是工伤~

下午4点,一天的网课结束了,儿子开心的绕着客厅跑了三圈,阳姐却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今天的课本作业有三门课的,同时还要完成家庭劳动,而这一切都要在今晚睡前完成。

5点半晚饭结束后就是阳姐辅导儿子功课的时间了,就在阳姐决心要好好辅导一番,争取明天能被老师表扬时,儿子却趴在课桌上睡着了。

“干啥啥不灵,睡觉第一名。”最后的一丝理智让阳姐没有把儿子叫醒,但阳姐知道今天晚上注定又是一场恶战。比起上网课时的崩溃,课下的辅导更让阳姐觉得力不从心。一写功课就犯困,一到关键时刻就耍赖,熊孩子说的就是自家儿子没错了。

早上7点半要开始准备网课材料,8点半正式开始,一天四节课,每一门都是重点,晚上6点后就是功课时间,辅导时间2~4小时不等,如果一切顺利,晚上11点能结束一天的“战斗”。

青岛——二胎妈妈 小王

”两个孩子轮番轰炸,我需要工作拯救我“

小王有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3岁,大的正在幼小衔接,小的正准备上有幼儿园。这个寒假,小王深深的感受一把什么叫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2月13日的早晨,小王是被两个孩子哭闹声吵醒的。家里每天都会上演兄弟打架画面从早上7点就开始了。揉了揉眼睛,小王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一样拉开了两个孩子。哥哥今天有两节网课,总时长一小时,弟弟虽不用上课,但为了避免途中出现抢电脑的事情,小王决定今天的网课改用电视投影。

小王本身对网课是拒绝的,毕竟长期看电脑太伤眼睛。但别的孩子都在上,她也只能跟上脚步。上午9点,英语网课如约而至,改成电视投影后,二宝消停了很多,不再追着要电脑看动画了,但突如其来的大便又让小王不得不让丈夫赶紧来帮忙。丈夫一边对着电话那边的领导说抱歉,一边抱着臭烘烘的孩子远离”战场“。

今天还有一节轮滑网课,因为场地有限,轮滑网课的内容变成了教大家在家做运动。原本以为会是灾难,但20分钟的家庭运动反而成了近期一家四口最和谐的时间。”毕竟不能出门,这成了大家唯一的运动了。“

丈夫平时工作很忙,这次疫情也让孩子多了和爸爸待在一起的时间。因为老师说最近要开始练习写名字,这项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丈夫身上。小王说:”丈夫脾气非常好,但奈何教了几十遍也学不会,最后还是用暴力解决了问题。“

两个孩子太耗精力,小王制定了一个时间表来安排大宝的学习时间,但最后都没有按计划完成。弟弟是哥哥的跟屁虫,网课要带着一起上,课下作业也要凑热闹,比起孩子听不听话,小王的困扰是精力不够用。她已经不在乎孩子是否能从网课中受益,只求每天家里能少点东西被破坏。

因为爷爷奶奶回老家过年,小王只能亲自上阵。家里的iPad已经在年前被两个孩子砸坏了,现在用来上网课的电脑是丈夫用来办公的电脑,昨天也差点阵亡。”还好有电视,而且电视够沉,应该还能再撑个两年。“小王的语气里尽是无奈~

早上7点,小王要轮番给两个孩子洗漱,9点和11点是网课时间。午饭后是两个孩子的午睡时间,2点前要起床,第三节网课是2点半,此后的时间也完全是围绕着两个娃。

忙碌、疲惫和崩溃是这几位家长最近的日常,但北京的小木想到下周就要开始正常通勤又对接下来的这几天的陪伴和辅导多了一丝不舍。

阳姐虽觉得暂时失业有困扰,但每天能陪着孩子,还能在朋友圈发发育儿小牢骚也是以前不曾拥有的难得生活。

小王本来在发愁给二宝选幼儿园,这每日蹭哥哥网课的日常倒也让弟弟学了点知识,虽然精力有限,但意外收获也实属难得了。

一场疫情让无数的家长都拥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孩子,亲子陪伴虽是甜蜜的负担,但他们无不表示这段特殊的“假期”让自己看到了孩子更多的成长细节,也体会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充实。或许明天依然是崩溃的一天,但这也不影响他们倍感幸福。

也许孩子们会在不久后淡忘这段经历,但你们的家长一定不会。


Tag:孩子 , 家长 , 实录 , 不灵 , 睡觉 , 第一名